纽约亚洲艺术周呈献7场拍卖及1场展售会,亮相国

2020-01-03 04:45栏目:美术
TAG:

纽约苏富比亚洲艺术周将于3月举槌,呈献7场拍卖及1场展售会,共囊括逾1,200件拍品!拍卖预展将于3月9日至3月18日纽约苏富比总部举行,观者可在此亲身感受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及日本等亚洲地区的艺术风采。是次拍卖及展售会将呈献逾千件优秀杰作,跨越千年的创意新思,为藏家带来难得机会,购藏中国艺术品、中国古代书画、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以及中国当代水墨艺术杰作。明‧国风2017年3月14日,上午10时图片 1本季亚洲艺术周将呈献「明‧国风」专场拍卖,展现一系列精选明瓷珍品,探索三百多年来的瓷艺典范。是次拍卖彰显明瓷创新精进的一面,代表其时革新设计技术的突破。拍卖焦点之一为明宣德蓝地白花牡丹花果纹大盘(估价:100万至150万美元/约780万至1,170万港元*),直径为15 ¼英寸(38.6公分),饰纹造型尽显匠艺雄心,乃珍罕明初瓷器杰出典例。中国艺术珍品2017年3月14日,约上午10时30分及下午2时图片 2「中国艺术珍品」春拍荟萃各类逾250件精品,重点呈献两件清雍正茶罐,分别饰青花海水云龙纹(估价:130万至150万美元/约1,010万至1,170万港元)及青釉(估价:80万至120万美元/约620万至940万港元)。拍卖更囊括一系列铜器精品,当中重点包括清乾隆铜仿古夔龙纹朝冠耳三足大香炉(估价:30万至50万美元/约230万至390万港元),另涵盖各式私人收藏瓷器及艺术品,当中以琼·奥斯特赖克·肯特收藏尤为引人注目,包括两尊清乾隆/嘉庆粉彩地藏菩萨坐像(估价:15万至25万美元/约120万至190万港元)。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2017年3月14日,上午10时图片 3今季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拍卖汇集一系列私人收藏佳作。拉贾·拉维·瓦尔玛被誉为印度肖像画先锋,其作《无题(身穿褐色及深红纱丽年轻女郎像)》于去年三月拍卖中以拍前低估价的两倍拍出,成绩亮丽。本年拍卖将再接再厉,为瓦尔玛的艺术爱好者呈献《无题(达摩衍蒂)》(估价:50万至70万美元/约390万至550万港元),油画中展现艺术家的创作特质,反映他对传统服饰的着迷,致力升华传统之美。本作为藏家带来罕有良机,购藏印度国宝级艺术家的重要作品。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品2017年3月15日,上午10时及下午2时图片 4印度、喜马拉雅及东南亚艺术品拍卖将呈献更多南亚艺术佳作,重点拍品囊括来自克利夫兰美术馆馆藏珍品,当中包括一组朱罗王朝青铜湿婆及乌玛神像,1954年由中国著名艺商卢芹斋购得,逾六十年后首度亮相市场,其估价为30万至50万美元/约230万至390万港元,拍卖所得将惠及艺术购藏基金。除此之外,是次春拍更搜罗来自欧美私人收藏之铜鎏金雕塑,以及拉尼尔收藏印度精致微型绘画及素描。中国书画2017年3月16日,上午10时及下午2时图片 5中国古代书画部为三月份拍卖征集来自世界各地的中国书画杰构,重点拍品为朱耷《花鸟鱼果》十二开册(估价:250万至350万美元/约1,950万至2,730万港元),是册作于1703年,为八大最晚年作品之一,曾属二十世纪国画大师张大千收藏。拍卖另有吴镇《溪山书屋》立轴(估价:80万至100万美元/约620万至780万港元),以及王鉴《仿古山水》十开册(估价:60万至80万美元/约470万至620万港元),精品迭出,以飨同好。苏富比周末拍场:亚洲艺术2017年3月18日,上午10时及下午2时图片 6今季苏富比周末拍场将为新进及资深藏家搜罗约580件亚洲珍藏及装饰艺术品,尺寸、来源、时期各有不同,拍品估价由200至2万美元/约1,500至15万6,000港元不等。2017年3月18日举行的两部分拍卖将云集中国、印度及日本艺珍,荟萃鼻烟壶及家具等各式精品,琳琅满目,精彩纷呈。以笔抒情:法兰西斯‧苏札油画及纸本作品网上专场拍卖:2017年3月3日至20日图片 7本季亚洲艺术周将特别策划首个网上专场拍卖,探索印度现代艺术大师法兰西斯‧纽顿‧苏扎的画作及素描,作品将与现代及当代南亚艺术常设拍卖之拍品同场展出。是次网上专场拍卖将于3月3日至20日举行,囊括艺术家创作事业五十多年来的素描、速写、纸本及画布作品,当中重点拍品包括1966年所创的《无题》,汇聚苏扎澎湃的创作力量,估价为3万至5万美元/约23万4,000至39万港元。道殊‧同寻于墨展售会:2017年3月9日至24日图片 8苏富比自2013年起于每年春季亚洲艺术周举办创新展览,带来各类现代大师与后起之秀的水墨佳作。苏富比本季将呈献以山水画为主题的「道殊‧同寻于墨」展售会,囊括李华弌、彭薇、王无邪及郑重宾等15位艺术家的优秀杰作,施展精湛技艺,驾驭千变百化的水墨媒材,将传统艺术带到廿一世纪。李华弌于2016年创作的《净土寻踪》便是当中一例,画家巧妙挥洒传统书画墨彩,为神秘梦幻之境注入当代气息。

图片 9“在奥尼尔之前,美国只有剧场;在奥尼尔之后,美国才有了戏剧。”曾有评论这样评价这位四获普利策奖,并于1936年获诺贝尔文学奖的尤金·奥尼尔。今晚起至2月19日登陆国家大剧院戏剧场的明星版话剧《榆树下的欲望》,正是美国民族戏剧奠基人尤金·奥尼尔的代表作。明星版话剧《榆树下的欲望》由史可、刘辉、周野芒等联袂出演,参与国家大剧院特别策划的戏剧品牌“青年导演作品邀请展”。1《雷雨》就是站在该剧肩膀上被誉为“美国第一部伟大的悲剧”的《榆树下的欲望》因其激烈的戏剧冲突和对人性的思考影响着一代又一代戏剧人。该剧讲述了十九世纪新英格兰的一个农庄里,一家人之间尔虞我诈。75岁的老农凯勃特娶了三任老婆,关于农庄的归属他从未松过口。儿子们恨他,小儿子伊本偷了父亲的钱,支走了两个哥哥,却不得不面对为了财产而进门的35岁漂亮新妈艾碧。为了农庄的继承,艾碧引诱伊本,“借种”生下了儿子。但当真爱生发,一切算计都变成了爱的毒瘤。戏剧评论人曾说,“曹禺先生的话剧《雷雨》也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作品,而这个巨人就是《榆树下的欲望》。”2“人最大的欲望是被爱”明星版话剧《榆树下的欲望》由国家大剧院驻院导演沈亮执导,她对这部作品表达了自己的理解:“奥尼尔笔下的人物鲜活、蓬勃,为了一个田庄,父亲不像父亲,儿子不像儿子,妻子不像妻子,每个人都戒备着,算计着,彼此心照不宣,虎视眈眈。可是,‘人的一生’,这是一个多么小的时间单位。田庄不可能永远属于任何人,都是过客罢了,执着的攫取只是徒劳。其实生之意义何在?原以为,最大的欲望是占有,落幕才明白——人最大的欲望是被爱。”3史可从上学开始就盼演明星版话剧《榆树下的欲望》女主演史可是银幕上和舞台上的“双重女王”,由她所扮演的女主角艾碧,是奥尼尔作品中最性感的女人形象。史可表示:“为了这部欲望大戏,为了演这个欲望驱使下的女人,我等了很久,从上学开始盼到了现在,一晃30年就过去了”。与史可上演对手戏、在戏中饰演伊本一角的是在影视剧和舞台上多面开花的实力派小生刘辉。此外,央视版电视剧《水浒传》中“林冲”的饰演者周野芒也将加盟该戏。4选择它,因为“能震颤心灵”该剧自2016年初,在上海、大连、深圳、广州、中山等多地上演。对于做原创戏,还是排演经典戏,导演沈亮也纠结过,后来她选择了打造经典:“经典之所以能留下来,是因为它能震颤心灵,以另外一个载体的形式在你心里重新滋长,这太美妙了。面对经典,我们自身会谦卑,会带着敬畏的态度去解读,最后发现经典真的不是我们想象得那么简单。”谈到对自己人生的直接影响,沈亮表示:“排完这部戏我再也不为任何一张房产证上没有我的名字而苦恼。人类个体的生命其实很短暂,连一块石头都比我们活得长久。又有什么东西是我们最后能带走的呢?其实什么都没有。”

随着农历新年的结束,一年一度的艺术类专业考试陆续拉开了帷幕,众所周知,艺术创作是多元的,如何以一个统一的标准去判断?中国的美术学院美术专业应该考什么?中国书画到底怎么教?西式素描色彩教育对于中国当下的艺术教育真的那么无可替代吗?这些一直是业内讨论的焦点。而中国画教育中诗词等中国古典文化修养的缺失也是一大问题,似乎是看到了这一系列痼疾,今年中国画教育与往年似乎有点不太一样,在采访中发现,在中国美术学院2017年本科招生专业考试 “中国画一”科目的古诗文考题受到了广泛关注。一位资深艺术学者对《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表示,中国画考试中增加古诗词的考核并非新鲜事,早在民国时期的中国书画教育中,诗词古文金石一直是必学必考科目,“因为中国画在宋元以后并不仅仅是单纯强调技术性的,更是人文之学,是文人之画,但上世纪中叶一些教育的错误理念有着一种文化虚无主义,自己失去了自己的文化自信,以至于中国画专业必须以西式美术教育的方式来进行考查,现在该到了纠偏的时候了,纠偏其实还有很多的路要走,是一种拔乱反正,这或许只是第一步。”上世纪中叶,随着苏式美术教育为中国艺术教育借鉴取法,素描、色彩、速写作为绘画基础,成为了绝大多数美术学院的必考科目。其中素描考造型能力,色彩考试考色彩表现能力,速写考察快速造型能力,此三项的考察被认为是考生综合能力的体现,以至于近几年有着悠久历史的中国画专业招生出现了学生不会拿毛笔的怪事,去年《东方早报·艺术评论》与《澎湃新闻·艺术版》曾连发多篇专文对此进行讨论反思。而中国画教育中诗词等中国古典文化修养的缺失也是一大问题,似乎是看到了这一系列痼疾,今年中国画教育与往处似乎有点不太一样,《澎湃新闻·艺术评论》在采访中发现,在中国美术学院2017年本科招生专业考试 “中国画一”科目的古诗文考题受到了广泛关注,这一试题要求考生在2.5小时内根据唐代刘长卿《寻南溪常道士》一诗完成一张主题创作,并以题跋的方式抄录全诗。图片 10▲中国美术学院2017年考试试题诗词为题并非不按“套路”此项命题因其强调了考生对诗意的理解和书法功力等传统中国画素养,被认为是对传统的复兴。细细分析此诗,“白云依静渚,春草闭闲门。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两联包含了传统山水画的云法、树法、石法和水法,而诗词中又含有南宗山水的湿润气息。谈及此题,熟悉艺术史的人会联想到宋代徽宗画院摘古人诗句为题,据邓椿《画继》记载:“所试之题,如‘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自第二人以下,多系空舟岸侧,或拳鹭于舷间,或栖鸦于篷背,独魁则不然。画一舟人,卧于舟尾,横一孤笛,其意以为非无舟人,止无行人耳,且以见舟子之甚闲也。又如‘乱山藏古寺’,魁则画荒山满幅,上出幡竿,以见藏意。”可徽宗希望应试画家所作不但需要切合试题,更要另辟蹊径,构思巧妙,不落俗套,在这样的选拔和教育制度之下,李唐、王希孟等一批画家画史留名。其实,中国美术学院这次以诗歌入题并非“不按套路”,他们中国画专业的考题历来注重考生对中国传统的理解和笔墨的掌握,对此当代艺术家谷文达回忆自己1970年代末报考中国美院研究生的情形:那是浙美(“国美”旧称)国画系山水专业“文革”后首次招生,因为10年没有招生,且全国只招5名研究生,考生年龄相差很大。当时考的是创作、习作、古文和口试。而另一位出生于1980年代,21世纪初参加中国美院国画系山水专业考试的年轻艺术家说,他当时的考题分为四部分,分别为在山中进行水墨写生和铅笔速写,再回到室内考书法和创作。他认为这4部分是对中国山水画所需技法的较为全面的考察。图片 11▲2017年,中国美术学院专业考试现场翻看国美历年国画系的招生试题,21世纪以来,西方素描和色彩基础与中国传统绘画技法基本处于两者兼顾的状态,尽管其中有几年素描、色彩占了考试的主导,但很快在实际教学中发现学生对于传统绘画的艺术规律没有考核到,以至出现了“国画系学生不会拿毛笔”的问题,导致整体艺术水平的下降,而后,中国画的传统考核又回到了考题之中。一位资深艺术学者对《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表示,中国画考试中增加古诗词的考核并非新鲜事,早在民国时期的美术教育中,诗词古文金石一直是必学必考科目,“因为中国画在宋元以后并不仅仅是单纯强调技术性的,更是人文之学,是文人之画,但上世纪中叶一些教育的错误理念有着一种文化虚无主义,自己失去了自己的文化自信,以至于中国画专业必须以西式美术教育的方式来进行考查,现在该到了纠偏的时候了,纠偏其实还有很多的路要走,这或许只是第一步。”对于近年来考题的变迁,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张伟平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们当今正处于一个大的时代背景之下,西方绘画理念正在中国画领域‘大行其道’。目前社会上已经形成了中国画的‘创新’就是要‘中西结合’的共识,并且各类实用美术(如设计、影视、动漫等)也处于西方元素占主流和领导地位的现状。因此,大多数国内美术院校在国画专业上的招生出题和课程设置方面存在诸多弊端,似乎也‘合情合理’,中国画专业也难以独善其身。如今,纯国画的考生生源少之又少,高等艺术院校中大量的中国画教师的素描、色彩、造型等能力要强于其书法、传统绘画的功力。久而久之,大家也就习惯了这种‘西化’的招考与教学模式。然而,近两年来时风有所“转向”,比如诗词、成语等中国文化大热,书法开始进入中小学课堂,大量普及。在传统文化精神不断地深入地影响整个社会之时,我们的国画专业似乎也感应到这一变化,并从招考上率先反映了出来。”而对于关于“传统的回归”和“全球化的语境”的老生常谈,谷文达认为,这似乎在老一代“民族主义者”和新一代的“去中国化”中无止境地讨论,而讨论的关键在于中国是“东方主义”的代表大国。图片 12▲2016年中国美术学院阅卷现场素描是一种游戏规则,但是否需要看个人选择也许艺考“诗词化”是文化“转向”的一个符号,但走访艺术类书店,不难发现显著位置摆放的多为素描、色彩等应试书籍,西方绘画大师作品、中国传统绘画经典并不放于视觉中心,而当代艺术和艺术理论类的书籍几乎难寻踪迹。书店书籍的摆放和分类,从某种意义上折射出中国当下的艺术现状。艺术在中国远未普及,艺术类考生存在着视应试素描书为“宝典”,却不知经典绘画为何物的现象。但事实上中国的应试素描只是西方某一特定时期写实素描表达方式,而色彩老师的标准仅处于“印象派”时期,也不具代表性。而相比之下,如今西方艺术学院则更注重考生是否热爱艺术。在这样的背景下,中国画专业是否需要考素描成为了一再被探讨,却一直无法解答的问题。在延绵千年的中国绘画史上,从汉代画像石、敦煌壁画的工匠,到山水画的范宽、李唐、倪云林,再到人物画的顾恺之、吴道子、陈老莲、任伯年,他们都没有接触过素描,他们的作品成为后世楷模。西方来的郎世宁将西方绘画的明暗技巧融入中国工笔画中,但在如今看来绝非上品。其实东方和西方属于不同的艺术体系,对此日本美学家竹内敏雄,认为东方是线条的艺术,而西方是团块的艺术。而就观察方法而言,西方自文艺复兴以来形成了一套带有科学体系的“透视法”,人物、山川都在一定比例之下有理有据的在空间中呈现,而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艺术则有一套属于自己的世外哲学,中国画的透视是“三远法”,欲表现山高,以云烟锁之。而西方艺术发展到高更、毕加索、马蒂斯却开始崇尚东方的观察方式。图片 13▲2017年,中国美术学院专业考试现场那么素描色彩对于中国画而言,是否真的不重要?对此,谷文达认为:“其重要性不在于是否需要素描和色彩,需要或不需要不是游戏规则,而是个体的取向和选择。”从小处说,中国有众多的美术学院,每个学院在教学上都会有所侧重,考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选择不同的教育方式,这也是一个艺术学院考生选择的艺术之路。对于学校而言,是通过不同的侧重培养出不拘一格的艺术人才。但不管如何,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是完全没有必要将西式素描与色彩作为必考项目的,相反,除了增加诗词,还应增加整个传统文化的底蕴的考查。而对于油画与设计等专业而言,则不可放弃素描。此次,中国美院以整首诗词为题,叫好者不少,但张伟平却认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已经启动,中国画深深蕴含着这一文化精髓,又是最易唤起人们情感的艺术形式之一,相信其运行轨道一定会得到纠偏。美院招生,应该少一些“华而不实”的套路。诗意的考题,确实能引发社会舆论的广泛关注,但是否真的能够考出考生的基本功和文化素质,是要打一个问号的。出题者的关注点应该着眼于考察考生是否具有扎实的中国画基础能力(如勾皴擦染点),如果技法不过关,就急着表现“踏花归来马蹄香”的诗意,不是“附庸风雅”吗?“踏花归来马蹄香”的诗意考题,出现背景是文化氛围浓厚的宋代,面对的对象是考察“国家级”画家,切不可不顾古今的不同社会背景,同日而语。附:2017中国美术学院本科招生专业考试试题招生专业:中国画一命题创作,2.5小时,满分100分题目:唐代刘长卿的《寻南溪常道士》一路经行处,莓苔见履痕。白云依静渚,春草闭闲门。过雨看松色,随山到水源。溪花与禅意,相对亦忘言。要求:一、根据诗意,结合你的绘画经验以及对全诗的理解,画一张主题创作,题材(人物、景物、植物)自拟,表现形式不限,不得抄袭背默他人作品。二、构图比较完整、造型比较生动,表现技艺比较娴熟,富有意境和想象力。三、题跋必须抄录全诗,注明时间、地点,不得署名,不钤印,试卷竖式四、考试结束后,试卷及画稿必须全部上交,交卷时请将自己最满意的一张放在最上面,作为评分依据。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美术,转载请注明出处:纽约亚洲艺术周呈献7场拍卖及1场展售会,亮相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