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画坛的剖析与创作路线的探讨,漫谈新艺术

2020-04-26 08:28栏目: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
TAG:

  艺术是由时代所产生,更进一步去创造时代。所以,艺术之能永垂不朽,唯因其是一个时代情况的记录品,而藉以代表一个时代的文化象征。

  近来,曾有些美术爱好者,在参观一些现代画展之后,间有烦言费解者,莫不纷纷对一些现代作品感到迷惑费思;有如丈二金刚,摸不到头脑。所以,有些爱好者莫不感认处于目前这段艺术传播的过渡时期内,何不把更现实的现况事物加以描绘表达,俾使广泛民众易于接受,从而做到艺术作品的大众化地步!

  在我们还没有探讨本地美术创作的路线前,我们有必要回顾及检讨一下本地画坛的形成及其演变过程,这也许对我们的探讨工作有所帮助。

  我国建国伊始,当然谈不到有什么艺术体系及传统。故而,过去曾被冠上艺术沙漠之愧颜帽子。可是,事至今朝,我国的荒芜贫瘠艺术土地,在诸美术工作者胼手胝足开垦,辟荒之下,虽不敢引以自豪而炫耀为绿洲的一片,但也聊以自慰地看到嫩黄的幼苗到处遍长。

  但,有些现代画画家却持相反的看法;摆出一副超凡脱俗的艺术家身份,傲慢嚣尘地回答说:既然大众看不懂我们的创作,不会欣赏,这充分地说明他们不够水平,没有欣赏能力,理应归咎自己无能,绝不能把这些责任推诿归罪于画家!更不该谴责及诋毁艺术作品。观众们既然在看不懂底下提出艺术作品宜大众化及迎合他们的眼光及欣赏能力,为什么观众却不会提高他们的欣赏水平,使自己的欣赏能力达致艺术化呢?

  本地是一个由多元种族及多元文化混杂组成的社会;因此,在文化的调和及艺术的创作道路上,便面对着一个非常棘手的统一路线难题了。但,尽管如此,大家还是默默在做,而在固有之文化基础上继续创作发挥。当然,这难免会碰到一些表达形式的困难及挫折。

  曾有人把我国的艺术成就譬喻为不伦不杰的海外杂种,而把创作称之为罗耶。其实,杂种也好,罗耶也好,只要我们真的有过交配(参酌采纳)而能产生出所谓的杂种(新的艺术风格),那么,艺术体系的树立,当可指日而望。怕只怕没有经过交配而自我染发改装之如假包换的假杂种。

  本来,处于这艺术传播的过渡时代,艺术作品与观众之间,已经是相隔了一条相当深宽之隔膜鸿沟了,彼此之间,理应合力平心静气地找出这无形的隔阂症结,从而摈除解脱,协力砸破这艺术与观众之间的围墙,消除隔膜及缩短距离,这才能使艺术作品与观众打成一片;而艺术作品因广大观众的欣赏遂达到其散播思想内容的积极性;观众则从作品中的启迪、引导,从而培育及薰陶自己,提高认识。

  本地的画坛历史及其演变,虽则只有短短的几十年光景,但迄今却进展得相当迅速及蓬勃。而在这段从没有到有,又从有而渐趋于蓬勃的过程中,委实是历尽沧桑,屡遭挫折,在种种有意或无意,有形或无形的压制及排挤之下萌芽茁长起来的。虽则迄今到处可见美术的片片绿意点杂着这枯燥的半沙漠地带,但其中则难免良莠不齐而杂草夹杂。这是因目前这个商业化的社会背景及生活环境给艺术工作者带来了许许多多的生活上、精神上的负担及威胁,同时也强迫他们跑上一条现实求存道路。他们为了延续自己的生命及艺术创作生命,不得不暂时向既成的社会制度妥协。另外有一些人则仍然是无知无觉而立志为艺术而艺术自我陶醉着。

  罗耶虽是由杂配而成,但却具有其独特之风味。最怕的是在没料的盘里撩炒,至终也炒不出一个所以然,这岂不是更悲哀吗?

  艺术创作,是为了弥补自然的缺陷故而,艺术的创作是贵乎以作者的主观意识,从而反映客观事物的存在(即外界物)而表现。并不是一成不变地摹仿,自然地把客观事物给予再现。所以,在这种理想主义与写实主义之误导下,造成绘画者患上偏狭的幻想观念,满以为艺术的创作,是在凭空捏造,只把心中的幻景付诸、发泄于作品之中。而这种心境的付诸表现,有时连作者本身也难以解释。(虽说,真正的艺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但有时却连作者自己也难以意会,又哪来言传之有呢?)故而,这曲高和寡的理想表达方式,势必造成孤芳自赏。至于观众,却患上庸俗的写实主义毛病,呈凭事物的像与不像来衡量艺术的价值。却不知艺术之创作,倘若一笔不苟地把事物给予维肖维妙地再现,那必失却创作的意义。所以,在这种情形之下,艺术作品之不象,则失却观赏者的欣赏;太象,则失却其为创作艺术作品的价值。故而,遂在理想与写实误解之下,促成艺术与大众之间的争执僵局。而艺术大众化与大众艺术化之争执问题,也告频连发生了。

  为了更进一步分析本地画坛的形成及对各种创作媒介及派别和表达形式作一个探讨,我们约略可把目前本地的画派划分成下列的六种:

  处于东西文化交流点的我国,当然谈不上具有传统的文化体系,更谈不上有独自的艺术体系。但,美国今日的文化成就,过去何曾具有自己的传统体系呢?日本今朝的蓬勃文化,何曾不是脱胎于中国的传统文化呢?而问题只是她们具有高瞻远瞩的眼光,磊落的胸怀,能够溶冶采纳精华,弃其糠粕,进而创造出自己的艺术面貌吧了!反观我国,处于东西大文化范畴之中,若能参酌采纳各具有的精华,而肯埋头钻研、探索,融会贯通的独创出自己的风格,那么,新的艺术体系,又何尝不能创立呢?

  有鉴于目前这种僵局,关于上述这二个问题,的确有必要作出一番检讨。然则,这却紧紧地牵涉到艺术的起源及创作态度。

  一、沿袭着传统作风的守旧派。

  我们并不敢奢想达到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冰寒于水的脱颖水准,但盼望能在这东西两大艺术堡垒中觅寻出一条道路,藉以代表我国的艺术成就。

  有关艺术起源之说,现今诸具有权威的美学家,一般都认为那是由于游戏,同时,其目的是在于发泄过剩的精力;另一方面,也为了弥补语言与拟势之不足。故而,唯因其是弥补语言之不足,所以,艺术就是语言,而语言也就是艺术。其所不同只是一种是事物形态的表达,另一种却是音调的诉说。而这些都是表达情思的工具。那个时代的人民,对艺术的发挥,并不带有任何实用的目的,只是自由活动地发泄内心的情感。这也就是上面所说的精力过剩的表现。而这种表现,却丝毫不带任何功利态度,以及声名和金钱的代价,只纯粹地为了发泄内心的情感。故而,这个时代的人民,完全是艺术的创造者,也可说全是为艺术而艺术,为发泄而创作。所以,这便形成了大众艺术化的风气。

  二、盲目瞎从,对西方潮流趋之若鹜的现代派。

  耽忧的是一些好高骛远之辈,惑于声誉,而不肯下一番苦功搞好稳健基础,只标榜着画家的身份,而涂出一些不知所云的作品,徒藉沽其画家之名,钓其艺术家之誉。象此操艺术的捷徒,跑邪门左道的画人,至终也只能自欺欺人吧了,当然谈不上有所树立。倘若长此下去,我真为艺术的前途感到黯然神伤!

  然而,随着时代的演变,科学的昌明,而在这个所谓文明、进步的现态社会里,已经彻底地把这种固有的民族艺术气质消灭殆尽。况且,人民又迫于现实的紧张生活,整天只顾埋头苦干,换取三餐之温饱。故而,这固有的民族性潜在艺术气质,早已被剥削得荡然无存了。因此,一般民众,的的确确不知艺术之为何物者大有人在哩。

  三、把作品工艺化及当作商品看待的商业派。

  艺术的创作,本是由临摹仿写,进而参酌以主观的意识反映出客观的存在。诚如意大利美学家克罗齐(Benedetto Croce,1866-1952)所说:艺术即表现,表现即直觉,直觉即情感与意象相交而产生具体形式的那一种单纯的心灵综合作用。可知艺术的表现,赖乎直觉的传达,而直觉的表达,更有赖中心思想的指示、发泄。故而,若每位画人都具有中心思想,及稳健基础,那么,采用墨笔在宣纸上绘出我国的花卉、禽兽、景色,又有谁敢否认那不是我国创新的艺术呢?在画布上记录下我国人民的生活状态、工作情况,又有谁怀疑那不是我国的艺术新体系呢?

  系于上述的事实存在,若想在这艺术气氛日趋低潮。欣赏风气逐渐衰退的情况底下,再度激发起大众对艺术的观赏热情与重视,从而重新使广大民众能嗅闻到艺术的气氛,稍略弥补这现实社会之不足。那末,艺术大众化的原则,的确是主要的推动因素了。

  四、彷徨失措,为利而亦步亦趋之骑墙派。

  杜甫曾诗曰: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而艺术,本是画家藉手笔而发挥出心灵的感想。所以,艺术也即情感的流露,思想的发泄。

  有如上述,艺术既然起源于游戏,而游戏却在现实生活中发掘而激发出来的。所以,艺术的创作,便不能脱离社会而产生。况且,创作是由于脑海中旧事物的重组及新想象,而想象则是由于作者通过客观的存在而培育起之内心意像。再由散漫、片断的意像给予重新地组合,加以发挥表现,这就是产生了创作艺术作品。由此可知,举凡艺术的创作,断断不能脱离现实的社会。而作品无所凭藉地涂写。反之,观赏者也不能以艺术作品中的事物与外界的事物不相似,群起而攻之,恣意加以抨击,甚至诋毁其艺术值。既然艺术作品的创作,是基于反映客观现态,发挥流露作者个人之思想情感,加以结合表达传播。故为了达到艺术效果及散播功能,其中当有艺术的夸张及渲染成份存在。更何况创作的目的,是贵乎于重神不重形而求其笔不到而意无穷之笔不周而意到之神妙境界。同时,在艺术之含蓄内涵表现中,若能耐心观赏寻索,当会寻获其无穷之境,引起共鸣之感。若只能以相似与不相似的眼光来欣赏艺术作品,那末,我们何不索性地接受摄影机的事物反映?诚如朱光潜先生在其《谈美》一书中所说:艺术本来是弥补人生和自然的缺陷。如果艺术的最高目的仅在妙肖人生和自然,我们既已有人生和自然了,又何取乎艺术呢?而且,艺术都是主观的,都是作者情感的流露,但是它一定要经过几分客观化。所以,创作的艺术既然是由作者从客观的事物加以主观手法的综合表现。那末,观赏者在欣赏作品时,就必须以主观的见解去判断艺术作品中的客观事物。这才能促使艺术与大众之间达到某种默契、融合之境了。

  五、囿于艺术观,局限于思想及觉悟性的写实派(也即自然主义)。

  艺术的创作思想,则是思维作用所引起的表达,所以,思想贫乏的人,固然不能具有深厚的情感(也即不能创作出具有艺术气质的作品),即思想卑鄙之辈,也无法使其情感趋于高尚(注一)可知举凡一位画人,如若要创作出独树一帜的艺术作品,必须先充实思想,使其具有胸有成竹而意在笔先之意识,才能指望攀登艺术之巅峰。

  纵观上面所说,可知如以似与不似的态度去观赏艺术作品,那艺术作品与大众之间,将势如油水,难以相溶。而创作者,若一心一意地为了发泄内心的情感,忽略以现实的客观存在为其创造的基础,象这种只求把情感付诸无形的表达之海市蜃楼及空中楼阁之所谓创作,的确使观众感到不知所云。

  六、敢于采用种种作画媒介及表达形式从而对现况揭露批判的浪漫派(也即积极之新现实主义)。守旧派

  思想,是一切创作的泉源,也是艺术作品的血液,故而,画家倘若思想贫乏,决不能创作出永垂不朽的作品,充其量也只能画出一些匠气浓厚之工艺品吧了。反之,作者如若只顾思想的充实,而忽略技巧的磨练,那亦只能造成眼高手低的拙于表达,徒然昂望艺术的巅峰而叹息吧了!所以,思想与技巧,必须并重,兼而习之。总言之,不论自觉或不自觉,所有的艺术家,都是一个思想家,并且无论是怎么样的艺术家,究竟他的伟大地方,艺术并不在思想之下。(注二)

  由此可见,艺术大众化及大众艺术化这二个问题,实则只是一个问题吧了!当艺术作品表现出客观一切熟悉现况事物时,观众必定会由这自己所熟悉的一切所启迪引导,或引起共鸣。由这画面的散播培育及薰陶而逐渐提高对艺术的欣赏能力从而达到艺术化的目标!

  所谓守旧派,便是以初学的静物写生及梅兰竹菊之类作为其创作表达的目标;或以过时的东西方画派为其创作的基础而反映一些无病呻吟,文人雅士幽情,以及替一小撮富有阶级描绘一些华丽的点缀品。

  有如刘抗先生所说:思想之母是哲学,所以要搞通思想,须以哲学为必修课程,没有哲学的根据,一个人便没有中心思想;等于黑夜远行,没有灯光引导,暗中摸索找不到途径一样。

1971年4月10日初稿

  象这种自拔着头发想升天的超社会之想法及作风;如这种为了满足及迎合一小撮富有阶级而作的点缀品,虽说也曾为这个画坛增加一些热闹及制造一些蓬勃气氛,实际上却是多余的!

  但,遗憾的是我国现今的画坛就具有此二种极端的畸形存在,不要说枯燥乏味的哲学鲜有人问津,就连写中国画者有些还分不清青藤、雪个、石涛之朝代,而画西洋画者通常把莫奈马奈混淆一谈,更搞不清塞尚、梵高、哥更之生平一般的无知、贫乏。由此可见,画坛上衮衮诸公,涉及东西画史及画论者,实是寥若晨星,凤毛麟角。

1977年3月29日晚修改

  我并不反对学作静物之写生,也从不拒绝初学者对梅兰竹菊笔法之磨练。但,这只是中西画两种派别对初学者的技巧锻炼及模仿罢了,并不是其至终的创作目标及表达媒介。更何况是处于目前这个大动荡时代,在这世界形势瞬息变迁的社会里,却依然在大作其伤情幽古的古代文人雅士之梦、仍然躲在斗室内描素其静物,这不但是守旧,而且是无视无闻于客观社会及其周围所发生的事件。

  悠悠的过去只是一片漆黑的天空,我们所以还能认识出来这漆黑的天空者,全赖思想家和艺术家所散布的几点星光(注三),在这黑黝黝的画坛里,诸画人已经尽其一份热,发出一份光,而这散布的微弱萤光,倘能群集一处,当可照耀着这漆黑的天空。假使诸画人能脚踏实地,沉思反省,检讨、警惕而充实磨练的话,那么,沙漠之成绿洲,桑田代之沧海,当可预卜。

  如果画家能把思想及感情赋于作品中,从而流露出其个人对现况事物的看法及情感。象这种旧瓶装新酒之创作表达方式,当还会有其创作及社会价值。

(发表于《南洋商报》美术版,1971年3月24日)

  二、现代派

注一:见虞君质所著的艺术概论第八十一,P.81。

  现代主义流风之产生,是基于西方的资本主义高度进展而给社会带来了许多没法摆脱及解决的的问题,而在这复杂的社会矛盾底下,人们只能苦恼地作出种种形式的反抗。故而,其中便有些消极及虚无者因感觉到自己没法反抗及扭转这残酷的现实,只好作自我内心的发泄而歪曲现实,破坏一切固有的表达形式,抛弃一切传统及典型作风从而茫然地、脆弱地、消极地发泄反抗。因此,在画面上除了线条、色彩及构图之外,别无他有。但,近代以来,西方也有一些具有积极性的现代主义作者之出现,而他们对作品的处理及创作的表现媒介另创一格。他们尽量采用现成的物品当其创作的媒介,此类创作及其作品,虽说还是归属于现代派的范畴,但其对社会的觉悟性已逐渐提高,且以种种表达媒介对社会的残酷及黑暗的一面加以无情地揭露及鞭挞;从而发泄个人内心的积愤及想凭借作品的传达而影响广大观众,或向社会提出控诉,这些可说是近代较为进步的现代主义作者。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本地画坛的剖析与创作路线的探讨,漫谈新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