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君画展国家画院盛大开幕

2020-03-14 21:01栏目: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
TAG:

  叶落风不止,深秋果自红,作为50年绘画生涯的总结,9月11日上午10点,张志君个人作品展在国家画院美术馆盛大开幕,近100幅山水佳作集中亮相,小写意、大泼墨、水墨山水、重彩青绿,为金秋送爽的京城屏开一出山水无垠的视觉盛宴。其中带着浓厚个人风貌的金碧紫红山水引来参展嘉宾的热议。中纪委原副书记夏赞忠、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著名美术理论家邵大箴、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曾来德、湖南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副主席、湖南省画院院长刘云、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执行馆长陈风新、北京画院艺术委员会副主任王志纯,来自中国艺术研究院、国家画院、中国美术家协会、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专家学者和书画界名家等数百位嘉宾出席了开幕式。开幕式结束后,举行了张志君中国画艺术研讨会。

  跋《剑门关》(指画)

  跋《日脚云根图》

  张志君,称崇源轩主人。1956年出生,湖南祁阳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省画院特聘画家,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19761979年进入著名画家罗工柳先生工作室学习油画,后又得到著名画家黄永玉先生的亲自指点,获益匪浅,1985年有幸成为著名画家何海霞先生入室弟子,专攻国画山水。1998年获得湖南省中青年十杰画家称号。1999年出版了《张志君中国画作品选》。创作的《三峡晓色》、《苍山清泉》、《罗霄山韵》、《万壑松风》、《锦绣云山巧凿成》等作品曾多次参加湖南和全国美展。2001年《山涧溪》入选第十五次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新人新作展,2002年《武陵高秋》荣获全国中国画展优秀作品奖。

  2010年秋夏,回到湘潭老家拜黄苏民老师学文字学。月余后,与张成福、柏平、张昆晋驾车西游,经湘西、吉首穿越武陵深山,到达重庆万州;再沿长江而上到成都,上剑阁、下汉中,观汉柏、摹名碑《石门颂》《杨淮表记》;越秦岭,到西安看望岳父母,遍览西安碑林;最后北上观黄河壶口瀑布,登北岳恒山。一路劳顿,不亦苦乎,不亦乐乎。黄宾虹说:行万里路以扩胸襟。此语不欺也。《剑门关》一画便是此行之印象,我以指墨写成,略得剑门雄关险绝之气。

  夔峡西望,雨后斜阳穿云而过,好像强大的探照灯光柱直射山川大地。此图描绘的便是这种奇异景观。

  他的画作意境高远,沉实浑厚,气势磅礴,趣味变化有致,笔笔见笔又浑然一体,表现出高超的笔墨表现力和概括力、深厚的传统功力和丰富的绘画才情,受到了美术界的好评。

(指画)剑门关 138cm68cm 2012年

  跋《拟晴皋山水》

  著名文艺评论家王鲁湘评价张志君的作品:张志君的作品中似乎总有两个声部在对唱,一个深沉阴郁,一个明亮华丽,极端保守又极端前卫,充满了湖湘文化的革命张力。他铁黑血红的组合,就如齐白石当年的墨叶红花迷倒众生,王憨山后来的大黑大红的色墨组合冲击京穗美术界,为我们研究湖南画家对黑红组合的偏爱,提供了又一个经典案例。著名画家李宝林评价张志君的作品志君的山水,气象和格局很大,往往不是小山小水的情调,而是在崇高、浑厚中有夺人心魄的气势。他和我追求大山的苍莽壮美的审美情趣是一致的。我希望志君退休后,能专门花时间遍访各地的名山大川,以他的禀赋、资质和积累,经过广泛的深入自然造化,再能有系统的时间来集中创作,我相信呈现给我们的会是更精彩的作品面貌。

   跋《泰山》

  龚晴皋生于重庆巴县,京试屡不中,于56岁时大挑选为山西省崞县知县,曾游历于南京、杭州、江阴一带。59岁辞官返乡办学,作诗、书、画。其书风受当时新兴碑学之影响,生拙方转、以中锋直书为特点;其画以简约、率真为特色,峻拔,超越时空,有现代感。此图为初识龚晴皋后首次取法而为之。

  张志君在开幕式上说:我既爱素 见至美的朴素,又贪恋金碧辉煌的绚烂,不想有太多的规矩定式,我只希望能在不同的心境中表达自我,在永远的变动中、永远的不确定性中去画出更多的个人风貌,画出自己的丘园。我们有理由相信,不断追求、不断探索、不断突破的张志君,能带给我们持久的震撼。

   泰山为五岳之首,是中华民族的文化之山。它位于中国东部的齐鲁大地之上,由大小石块构成,远近山峰的顶部和边缘线都呈弧形,好似强大的内力要冲破山体四周的轮廓线,而所有的外延线又紧紧压制着山体内部极力向外冲决的张力。泰山这种亦方亦圆的形态和亦刚亦柔的特性,正符合中华民族含蓄内敛、刚柔相济的品格。秦始皇统一中国后,没有登临近在咫尺的秦地华山敬拜天地,而是不远千里地跑到泰山举行封禅。泰山压顶、重于泰山等成语证明,泰山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早已成为中国人心中崇高、庄严的象征。

  古元先生有至诚

地点: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

泰山 247cm125cm 2012年

  1974年春,我刚进美院不久便到陕西户县开门办学时任美院院。长的古元先生到户县来看望我们师生。众多农民画家听说大画家古元来了,纷纷要求他现场写生示范。古元先生无奈,拿着学生准备好的纸笔,对着一棵杨树看了好一阵才下笔。一枝一叶,一点一画,笔如刀刻,一棵树足足画了一个时辰。旁观者多无耐心纷纷离去,窃窃地议论说:古元大画家看来是徒有虚名,若是美院的年青教师十棵树也画完了。我毕业十年之后,一次带病到河曲白鹿泉写生,面对雨后清新的杨树突然无从下笔,只好笨拙地一点一画将杨树摹出。此时我便想起了当年古元先生的写生,他是在用心、用情融入到杨树之中,古元先生的为人为艺有至诚。

2013年09月11日

  跋《高山寒梅》

  又,一次我去湖南湘西写生,返途时在长途汽车上画速写。前面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拿出一张信笺纸给我看,我见纸上用钢笔笨拙地画着这个小女孩的头像,我心想这种水平太业余。接着小女孩说这是我大伯给我画的,我都懒得问她大伯是谁。坐在女孩旁边的中年男子接口说,她大伯叫黄永玉。吓我一跳,黄永玉就这水平?许多年过去了,我才体会到黄永玉平时画画似乎率意十足甚至有玩票戏弄之嫌,但面对自然、面对亲朋,其诚恳的为艺态度却是十分严谨的。回想那幅小女孩的写生头像虽用笔笨拙却有真情。

  游高山之巅,见怪石耸天,苍松入云,众人赞叹,诗人吟咏。而路边石缝荆棘之中,杂草灌木之间,寒梅苍柯,混杂其间,人多不辨。待到数九寒天,一朝风雪,数点红梅绽放,独秀于群山。题跋:苍柯经年无人问,一朝风雪便寒梅。

  跋《长白天池图》

  跋《壁立千仞》

  我数次去过长白山天池,最令人惊心动魄的一次,是刚刚过完2011年春节,我与张成福、宋唯源、朱君等人冒雪登天池。当时山下是一派阳光明媚的景象,待坐上雪地摩托颠簸在崎岖不平的山道上时,如坐过山车,随时都有被甩下来的危险,且风雪交加,气温在零下40度,只能咬牙坚持,坐在雪地摩托车上无奈地听天由命,体验到了生命处于极限状态时的求生本能。待雪地摩托戛然而止时,四周白雾茫茫,三米之外不见人影,众人互相观望,须眉皆白,宛入混沌天界。此画题诗记录了当时的历险情境:长白萦梦里,积雪再登临。风雪劈头扫,冰坚陡峭颠。咬牙强忍耐,分秒度如年。人如沙一粒,随风裹上天。天上寒透骨,混沌浊一片。琼楼不见影,天池羞露面。狂风摧山裂,卷雪四野溅。疑似伏天兵,奈何不得见。唯听风声吼,草木都不见。犹如陷敌阵,左右难脱险。顷刻僵若死,吾命悬一线。匆匆恐归迟,犹怕亲朋惦。如烟急下山,若遭天门撵。还是人间好,天宫不留恋。坐地也踏实,行路亦稳健。人生长又短,苦寒贵磨砺。从此不羡高,寻道地不限。虽是桑榆晚,夕阳也丽绚。

  此图写泰山高耸的石壁。壁立千仞,无欲则刚;海纳百川,有容乃大。泰山由石块构成,土壤难存其上,故草木不兴。泰山石质圆厚,故以篆籀笔意为之。

  学一家是一家

泰山图(指画)潘天寿

  学艺不能见异思迁。我看齐白石的学书过程,40岁之前,一手地道的何绍基字,40岁至50岁,一手酷似金农的字,60岁以后,又一手流畅的李北海字,师法前人,最终被他化为己有。弘一法师更是虔诚,龙门二十品的《始平公》被他临得形神兼备,一丝不苟。心诚则灵,天道酬勤,前贤是榜样。

  跋《瑞雪东方白》

  齐白石书法

版权声明:本文由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发布于奥门金沙手机娱乐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张志君画展国家画院盛大开幕